蓝派网(www.lan27.com)-精选网络资源,分享和交流! 文章首页站内搜索在线手册广告代码酷站欣赏万年历
您现在的位置: 蓝派网 >> 文章中心 >> 精选文摘 >> 娱乐资讯 >> 正文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Slumdog Millionaire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09-2-24 19:31:35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其他译名: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贫民富翁
  导演: 丹尼·博伊尔 洛芙琳·坦丹
  主演: 亚尼·卡普
  戴夫·帕特尔
  芙蕾达·平托
  米娅·德雷克
        国家/地区: 英国

        在线观看

  

  剧情简介:
  
  贾马尔·马里克(戴夫·帕特尔饰),来自孟买的街头小青年,现在正遭到印度警方的审问与折磨。原因是贾马尔参加了一档印度版的《谁想成为百万富翁》电视直播节目,然而就在他面对最后一个问题之前,有人揭发了他作弊。贾马尔当然矢口否认。
  在解释为什么能完美答对每道题的同时,贾马尔的生活也在我们眼前徐徐展开。他讲起了认识的一位宝莱坞明星,在一起宗教冲突中丧生的母亲,以及他与哥哥沙里姆如何认识了拉媞卡(芙蕾达·平托饰),他一生的挚爱。
  三个无家可归的年轻人被一所孤儿院收容,每天以乞讨为生。但是孤儿院的负责人却想弄瞎他们的眼睛以增加乞讨收入,于是他们逃走了。然而在他们爬火车时拉媞卡却因意外失足,再被孤儿院的人抓去。兄弟俩在泰姬陵附近暂时住下来,贾马尔以给游客提供导游服务为生,而沙里姆则与街头混混趁机偷取旅客的财物。
  但是贾马尔对拉媞卡的思念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减少。最终他说服沙里姆一起回到孟买寻找拉媞卡,可是一系列的变故使得他虽然见到了拉媞卡,却再次失去了她──她被黑帮老大夺去;而兄长沙里姆也成了黑帮的一员。
  于是贾马尔想到了来参加这个电视节目,因为他知道这是拉媞卡最喜欢的节目,她一定会看到他。此时,隔在贾马尔与2000万卢比之间的,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警方认为贾马尔的故事“虽然怪诞,但貌似有理”,于是放他回去继续参赛。拉媞卡果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他,沙里姆此时也幡然醒悟,给了拉媞卡车钥匙与电话,催她快去找贾马尔。最后一个问题是“请说出三个火枪手的名字”,贾马尔并不知道,于是他使用了电话求助。电话打给他的兄长沙里姆,接听的却是拉媞卡。贾马尔听到她的声音固然兴奋,但可惜拉媞卡也答不上这个问题。于是贾马尔猜了一个答案,可喜的是他猜对了!而此时沙里姆为了能让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与黑帮老大同归于尽。
  那天晚上,贾马尔与拉媞卡终于在火车站相见。他们忘情拥吻,有情人终成眷属……

影片评价:

  影片上映以来一鸣惊人,备受好评。在烂番茄影评网,它取得了92%的好评度;在Metacritic网站收录的超过100篇的主流媒体影评中,它获得了85的高分。
  托德·麦卡锡(Todd McCarthy),《综艺》的影评人,称赞西蒙·比弗伊的剧本“精细复杂,构造聪明而巧妙”,本片的摄影“深入人心”,剪辑“扣人心弦”,最后麦卡锡总结道,“它是一部巧妙的剧情片,也是得以一窥一个越来越聚焦于世界闪光灯下国家的机会;《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充满生机,虽然是由外来人士制作,但他们很显然已与这个地方心心相印。”而别的全国性大媒体也纷纷给出极高赞誉:“扣人心弦,让人激动,同时既令人心碎又使人振奋”、“娱乐性极佳,活力四射,也许是我能承认的最娱乐的杰作之一”、“我对这部电影不仅仅是钦慕与赞美,而是狂热的爱”……
  在刚刚揭晓的第11届英国独立电影奖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也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有前途新人在内的三项大奖,奥斯卡前景看好;当然福克斯探照灯公司也早就为它开始了奥斯卡预热,目前《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申奥”海报已经频繁出现在业内刊物──《综艺》与《好莱坞报道者》上面。舆论普遍认为本片有望走2006年《阳光小美女》的路线,从独立制片中异军突起,以小博大杀进奥斯卡。让我们祝它好运吧!
  一、西方、印度、中国
  有时候,写一篇国外电影的影评于我个人是件会有些犹豫的事,因为人类的感情虽然共通,但另一个社会的文化毕竟不是我们所熟知的,我相信我们一些电影专业人士对很多西方电影的理解,恐怕还不如西方的很多普通民众,因为那是人家自小浸淫于其中的,比如说《布什传》,我们的专家再钻研,恐怕也不如一个美国老百姓感受更深。就好像《英雄》(电影版、美剧版)《十面埋伏》的色彩和东方元素能唬住不少老外名家,但片中人物的满口胡说八道却瞒不了我们没有多少文化的老百姓一样。对异文化的误读有多大,看看美国教授写的金庸小说的书评就知道了。
  但《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却很有意思,第一,它由一个英国导演拍摄一个完全印度的电影,而在文化表现上极自然,绝无生硬之感。第二,它由中国影迷看来,又如此感同身受,毫无隔阂。
  第一个问题,电影结束之后有段和电影无关的歌舞表演,由片中的男女主角领头,一下子脱离了全片的写实氛围,让人想起印度风靡世界的代表片种歌舞片,让我猜想丹尼·保尔有可能是印度歌舞片的影迷,就像昆汀是武士和功夫片的影迷一样。现代东方文化在西方很吃香,佛教的发源地印度更是有不少拥趸,比如赫赫有名的涅盘乐队,比如理查德·阿滕伯勒会拍摄 《甘地传》 ,比如大科幻家凡尔纳从小就向往印度,他的《海底两万里》的尼摩船长就设计成印度人。
  第二个问题更好解释。今年我看诗人西川的书《流荡与闲谈——一个中国人的印度之行》,有句很传神的话,“印度是一个把所有社会问题用放大镜放大的中国,所以要了解中国,去了解印度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大意)所以我们看《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有很多情节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比如诱骗儿童,训练并将其致残成乞讨工具的丐帮集团。方兴未艾的“谁想成为百万富翁”之类的综艺节目(顺说一句,你看许冠文70年代的喜剧,里面已经有对这类节目的讽刺,而我们不过晚了三十年而已)。虽然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仍然腐败横行阶级分立的社会现实,还有经济腾飞,宗教冲突等等。
  所以看片的过程中,我时常误以为自己在看一部中国电影。通过讲故事来引出一个人的大起大落的一生的叙事方式,如《南海十三郎》;从质朴的乡村文化到经济腾飞的现代社会的巨变,如《恋恋风尘》、《风柜来的人》(兄弟俩在未建成的高楼上往下看的场面,像极了《风柜来的人》里几个少年被骗去楼上看电影的场面);人的一生带出整个历史的变迁,动荡,则如《悲情城市》。
  诚如西川所说,印度是中国的一面镜子。因此从某个意义上来说,这才是愤青们常挂在嘴边的,“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来看”的一部电影。感谢丹尼·保尔,他以一个局外人不带偏见和局限地拍摄了一部东方电影,而能令另一个国家的东方观众为之感动,受益。
  二、丹尼·保尔之涅盘
  我以为这是丹尼·保尔最好的作品。
  它不像《猜火车》般只是迷恋于电影技巧的炫目,影像感的新奇和敏锐,也不是像《28天》系列般,在一个架空的世界里,极尽黑暗残酷的挑战人性与道德所能承受的极限。
  这些作品也是很好的作品,但仍然还只是小格局里的好作品,只见到作者的才气,锋利,但还看不到作者的胸襟,情怀。
  而《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是丹尼·保尔首度具有大气平和气度的电影。这部电影有着好莱坞式的流畅的叙事,悬念从生,惊心动魄的讲故事的方法,有美国式故事的浪漫和光明,童话气质,有史诗片式的大格局,有欧洲电影的人文关怀,有丹尼·保尔式的在影像和思想方面的锋锐和透彻。
  从这一点来说,《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也是丹尼保尔与编剧赛门·波弗伊的一次完美合作,后者填补了前者一贯在故事性,人物塑造方面的不足。赛门·波弗伊是《光绪六壮士》的编剧,对弱势人群的关怀在他的作品中一脉相承。
  以《猜火车》成名的丹尼·保尔,在本片中完成了他在电影事业上的一个飞跃,在我看来不亚于拍《群尸玩过界》起家的彼得·杰克逊,忽然拍出了《指环王》。犹如印度宗教中的比拟,这是丹尼·保尔的涅盘之作。
  三、三个火枪手
  电影开始的叙事方法让我想起《公民凯恩》 ,以不断的讲叙和回忆勾勒出一个人物的全部内容。虽然后来的结构并没有想象中复杂,而更接近于《香水》等片,为好莱坞电影所经常采用。但电影故事大气恢宏,细节感人至深,构成了这样一部佳作。
  贯穿影片始终的大仲马小说《三个火枪手》,是非常传神的设定,也为这部底色颇为残酷的电影赋予了传奇的气质。
  最感动的是“三个火枪手”被乞丐集团诱骗,杰玛和哥哥舍利姆逃出,而另一个孩子却被毒瞎了眼睛成为乞讨工具,后来杰玛回到孟买,在街头找到这个伙伴,给了盲眼的他一百美元,当这个孩子确定这是一百美元后,很高兴地抚摸杰玛的脸,说:“杰玛,看来你现在是大人物了,我为你高兴。你很幸运逃了出来,而我比较倒霉。”这个孩子的善良和达观让人动容,也让我暗暗希望,那些还在粉饰现实的管理者,以及有力量能够改变社会现实的大人物,能够来看看这部电影。能够有所触动。
  三个火枪手中的另一位,杰玛的哥哥舍利姆,同样塑造的非常成功,他与杰玛的性格完全相反,他没有任何道德约束,没有不现实的浪漫气质,他相信适者生存,行事果绝。他有救杰玛的勇气,有杀死黑帮头目的果断,也有出卖拉提卡换取富贵的贪婪和残忍,但在最后一刻,却被杰玛的执着所打动,救出了拉提卡,将自己埋在毕生追求的金钱中,与首领火拼,从容赴死。其实这个人物最接近大仲马笔下的三个火枪手的共同性格,即对俗世的声名财富有着热烈的追求,但又将友情置于自己最为看重的名利之上。
  四、黑暗童话
  片中的人物很多相当深刻,具有深意,如“谁想成为百万富翁”的主持人,代表的是现代社会的典型形象,光鲜满目,而丑陋委琐的灵魂就包藏在这光鲜的外表之下,他可以利用一切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包括随时分泌的善意和温情——这些于他都是商品和工具。当他的谎言被戳穿时,当着观众的面他不会流露出内心的恼羞成怒,而是热情满满的对杰玛祝贺,但随之即向警察诬告,逮捕了杰玛。主持人以一个假的答案诱骗杰玛上当那一幕很是传神——的确,一个在社会上浸淫多年的老油条可以用他的年龄积累的力量(尽管这力量绝不来源于他自身),轻易的毁掉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的纯真(想想《女人香》里的校长,《坏孩子的天空》里的老拳击手吧),而早早见识过世界与人性的残酷的杰玛识破了他,选择了正确的答案,这其实是一个很浪漫的细节——虽然近乎童话。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所以动人,在于它既拍出了真正的黑暗与残酷,而又在这样的残酷中未曾放弃其理想与纯真。电影的很多段落颇似童话,但又将这童话很残酷的毁灭掉。片中未放弃的理想的寄托,是主人公杰玛。他未像哥哥舍利姆那样用自己的力量和野心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只是从不放弃。为了一个偶像的签名可以跳进粪坑,他不放弃伙伴,在逃出生天之后仍回到火坑寻找被困于黑帮的伙伴,他爱一个人,不论时间和环境怎样改变,仍像阿甘一样的绝无改变。他没有任何的豪言壮举,惊世骇俗的举动,他只是一直,不抛弃,不放弃。这个人物让庸庸碌碌的我们为之惭愧,警醒。
  杰玛在最终赢得千万奖金之后,呆坐在墙角,此刻改变他的并不是贫民窟到百万富翁的巨变,而是靠自己的努力而与朋友和爱人的重逢。拉提卡与杰玛在历经各自的坎坷之后终于拥抱在了一起,拉提卡的脸上是逃亡换来的刀疤,它提醒每个观者,这个世界固然残酷的超出每个人曾经的想象,但仍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坚持,追寻。
  我很喜欢杰玛赢得大奖之后,全印度的观众为之庆祝欢腾的场面,杰玛赢得的是金钱吗?并不完全是。那些观众得到了什么呢?只是在这样一个黑暗不公的社会里,杰玛是一个童话,是他们一个梦想的寄托罢了。
  而我们的感动也无非如此。(腾讯转载)

获奖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影片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改编剧本奖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摄影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剪辑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音效合成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原创音乐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原创歌曲

  2009年 第81届奥斯卡 最佳导演奖

幕后:

  导演主动向编剧请缨
  与大多数电影制作是由导演挑选剧本不一样,本片编剧西蒙·比尤弗伊从未向导演丹尼·博伊尔递交过这部电影的剧本,丹尼·博伊尔仅仅是因听说有一个剧本以《谁想成为百万富翁》这一电视节目为“由头”做情节展示感到吃惊——哪个编剧会有如此创作?这样的电视节目背后会有怎样的故事?但当他得知剧作者的名字后,立刻主动从经纪人那里索取剧本并认真阅读。博伊尔表示,“西蒙·比尤弗伊是我最喜欢的编剧,尽管我和他在拍此片前从未谋面,但自从看过《光绪六壮士》后,我就记住了他的名字。”丹尼·博伊尔说道。自此之后,凡是西蒙执笔编写或参与导演的影片,丹尼一部都不会放过。“对他的喜欢真是一发不可收拾,这种感觉也出现在阅读本片的剧本之后,但我时刻提醒自己,我应该跳出个人崇拜,换个视角和心态去阅读,但好剧本就是好剧本,当阅读到第20页时,我知道是时候做决定了,于是我立即致电给西蒙,很简短地和他通话,表示‘我喜欢你的创作,尽管也许这并非为我而作。’”
  他还表示,“其实在心无旁骛的时候做的决定是最正确的,在那个时候我没有去想我们是否会有足够的钱开工,最后能拍成什么样子,观众会不会喜欢,这些我都没有去想过,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就要把它拍成电影,其他什么也不管不顾。这种感觉很神奇,并不是时常都有,但往往产生这种感觉时,我就知道之后做出的决定将会是正确的。”
  辛苦的选角工作
  在影片里的众多元素中,贫民窟里的“穷小孩”令人印象深刻,这些成群结队的孩子给这部凄美的感情剧凭添了几分厚重感。在影片中,导演丹尼·博伊尔常常用一些闪回的镜头来表示时间的流失--前一秒钟还是矮小青涩的孩童,一辆飞驰的火车匆匆而过之后,孩童转眼间变成了少年。但拍摄这些有意思的片段可是难煞了联合导演洛芙琳·坦丹,因为要在7-14岁的印度少年中选出导演需要的群众演员可不容易。洛芙琳·坦丹表示,“我们之所以将选秀的年龄范围定在7-14岁,是因为这个年龄段正是印度孩子接受英国文化的时候,他们从电视、电台、广播、流行音乐、甚至电影里广泛接触英语和英国文化,他们就可以在印地语和英语随便切换,如果我们要拍成主流电影,那么就可以多用14岁左右大的孩子。”
  作为地道的印度人,洛芙琳·坦丹可是帮了丹尼·博伊尔大忙。博伊尔表示,“我需要她每天都陪伴在我左右,第一是我不懂印度语,第二是我需要细心的她来检查我的工作是否有疏漏,在片场我真的变得很依赖她。”洛芙琳·坦丹对这次剧组的经历印象深刻,“其实我更多的工作并非组织而是翻译,年纪较小的孩子对于英语还不是很熟悉的,他们只听得懂印地语。我只得把西蒙剧本上一段段一句句的文字翻译成孩子们能听懂的话,然后教他们如何复述和表演,再选出我们觉得满意的人选。当然你对一个仅有7岁大的孩子要求不能太高,反复演练是常有的事。坦白说印地语很有意思的,就好像要表达‘我饿了’这个意思,用英语就是说‘我饿了’,而孩子们如果用印地语就会生动很多,他们会说‘有个小老鼠在我肚子里钻来钻去’,而这句话从孩童嘴里说出来就会显得十分有趣。”
  异域文化为本片定基调
  由于是第一次到印度,所以导演丹尼·博伊尔显得特别小心。“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都处于一种学习状态中,学习印度的文化以及关于文化的种种知识。一是因为我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取景,我必须对其有所了解;二是我大部分的工作人员也是印度人,为了表示尊重和应该有的理解我必须要学习。”
  跟西方文化不同的是,印度文化中的“宿命论”使丹尼受到很大的震撼。“在我们接受的一些意识教育和文化中,讲的是‘人定胜天’,只要努力奋斗就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在印度文化中,这种天定的命运异常强大,人在命运面前是很渺小而无意义的。每个人都自有一方天地和自己的角色,人在命运前需要做的只是顺天意而非尽人事。”
  “在拍摄过程中我所做的只是尊重我所在的这个国家,尊重他们的文化和历史。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没办法做出改变,去强求或去主宰什么,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我很难去驾驭和操控。于是,我就任由影片随着情节自行发展,也许顺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只要放开怀抱,用宽容的心接纳新事物,奇妙的结果就会产生,事实也证明如此。”
  “正如我们邀请到的主题曲创作者,具有卓越才华的曲作家A·R·拉曼,我相信这也是天意。之前我诚心找他合作时,数次都无缘得见,我在伦敦,而他在宝莱坞各自忙得昏天黑地;而这次我们居然在伦敦遇见了他,这也许就是命运在作祟。”
  印度文化中除了“宿命论”而外,“性别歧视”也给丹尼留下了深刻印象,但由于影片与此无甚相关,丹尼没有太多介怀,但他认为就这一点而言,印度的女性度日比较艰难。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点击数:
★好玩的休闲小游戏★

本 栏 推 荐

本 栏 热 门

站 内 推 荐

图 文 推 荐